首页 机构设置 规章制度 工作流程 教师风采 信息专栏 招聘信息 下载专区
人事科
劳资科
师资科
档案科
人才交流中心
首页 - 信息专栏 - 新闻动态
新入职教师岗前培训之岩松谈教育

加入时间:2016-11-7 8:18:47 来源:  访问量:1105

 

    11月3日,我校85级新闻系校友、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做客梧桐书屋,与2016新入职的教师们一同分享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的思考。“今天坐在这里聊天的背景是——我也是一名老师”,白岩松以此开场,结合自身教学经历,从“新时代的教师定位”、“阅读”、“因材施教”和“好方法确立好方向”四个方面讲述大学教师提高自身素养的重要性和从事教学工作的乐趣。以下为交流会上白岩松老师的发言整理,以飨读者。

        

    一、新时代的教师定位——“传道”与“止於至善”

    古人告诉我们,教师扮演的角色是“传道、受业、解惑”。(《师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但是,越来越多的老师停留在“受业”和“解惑”上,“传道”做得不多。老师首先就要问自己,自己的道是什么?

    老师需要有一个新时代的自我定位。进入互联网时代,作为老师的难度在增加。你刚教到“三”,学生可能已经百度到“八”。如果老师把自己的定位依然停留在讲述知识体系,新一代的老师就很难做了。倒推很多年,知识的确掌握在老师的手里,学生想去图书馆都费劲。我上大学,85年来广院的时候,谁有个图书馆的阅览证,尤其是有一个首图的阅览证,那就跟现在几十万办一个高尔夫会员卡一样的奢侈。那时知识是不共享的。

    但是,进入互联网时代一个最重要的标志就是知识已经完全平等、共享,没有门槛、没有远近。墙被拆了,门槛低了。大家难道没有注意吗——这几年回答的app最火!你能确定老师就是那个不可替代的回答者吗?我作为老师最强的感受是:我们必须要从传授知识向传授智慧和道路的方向转变。其实,古人早就把这个事情说明白了——“道”字的写法就是一个首、一个走之。“首”是指思考、思想、脑子,“走之”代表行动。这就是知行合一的概念。现在的教育必须向知行合一的境界去走。

    如果用古人的标准来看,现在的大学就是小学。因为大学,叫“止於至善”。(《礼记·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於至善。)现在谁敢保证我们教出去的毕业生,他“止於至善”的?至善是什么?是一个人的完善达到一个相当高的层面,意味着他是综合的。教师传递知识不是目的,而是要让一个人成为一个至善者。因此,不论你教哪一科、教什么专业,都要把立足点放在一个人的全面塑造。一个人的综合能力一旦经过我们的教育培养到了一个高的层面,他不管做什么都会好。所以,我们要去琢磨,古人说大学止於至善,这个至善应该是完善,不仅仅是个“好”的概念。至善,那就尽头了,不可能,谁的善能到一个尽头?至善是不存在的,但它是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反过来提醒我们,大学如果不能达到人的完善,那么大学是失职的。进一步思考,如果大学的目的是学生止於至善,那老师呢?我们该做的是什么?老师们完善自己的过程是否是够的?

    二、阅读——教师要先从知识向智慧迈进

   中国的教育和国外的教育真正拉开差距是在大学。关于教育我们存在很多谎言,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都不是“放羊”,美国照样也有学区房,而目前中国基础教育的高度是很多国家达不到的。但是反过来,为什么我们是在大学拉开距离?因为,我们对大学缺乏一个准确的定位。大学的指挥棒是什么?目前就是就业,但就业又是一个动态的概念。为什么我们很多人可以毕业就快速上岗但是并不能去创造?日本17年17个诺贝尔奖,那中国呢?问题出在哪儿?出在小学、初中、高中?我觉得问题出在大学。

    现在国内绝大多数的研究生,一年级还能抓紧一点,从二年级就开始放羊了,二年级几乎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概念。大学从文科的角度来说,阅读量竟然可怜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大学该有的阅读量哪去了?学生眼睛都是茫然的,很多书都没看过。大学教育从文科的角度来说,除了阅读,没有捷径。英国所有的大学,每学期都有一周的阅读周课。这一周任何课程都不安排,就是布置书目来看,并且各科目老师要考察学生的阅读情况。耶鲁、哈佛学生的阅读量,平均一年在200本书;中国没有一所学校研究生的平均阅读量,超过40本。反过来说,老师又有多少时间在读书呢?在家里头,家长怎么样,孩子就怎么样。那来到学校呢?这背后是老师不看书,学生自然不看书。

   常规的书,大学生都不读,你指望他有创造力?现在教育在进行从知识传递向智慧传递的转变。你可能会说,现在大家用手机阅读?那是自己骗自己,这种碎片化的阅读大多是资讯阅读,其实是打发无聊时间。我们还有一个错觉是我们现在无所不知,无所不知是原地踏步。所有人都一样,你怎样从知识到智慧迈进?老师就要率先成为智慧者。老师没有“十”,很难给人“一”。这方面没有捷径,必须要靠阅读。书是越读越知道读什么,书会找书。

    三、因材施教——告别“上大课”心态

    老师们上完一定的大课,就要开始因材施教。我经常上大课,1000人的课程讲完就走。大课有它的意义,因为教育是在必然积累过程中,遇到偶然瞬间形成转变的推动力。你们回忆自己,都会有某个瞬间,像醍醐灌顶。

   大课之后,要因材施教。你们会了解不同学生的个性,极其自信的人要适当敲打他,不自信的人要发现他的优点夸赞他。老师们要看到一颗一颗具体的树,按照他们的特点去“剪枝”。如果平均撒雨露,就会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大课教育的心态就是面对相同,但创造要来自于个体的不同,教师要在相同里创造不同。

    四、好方法才能确立好方向

    每一个孩子,即便你知道他有什么问题,那你有解决方案吗?我要求学生写350字的书评,为什么350字?现在大学新闻系的学生大多要完成1000字、2000字左右的论文,缺乏短篇训练,那么这样的教育是不对口的!一个新闻人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写200-500字的文章,我从业二三十年,90%的时间我都在写300字的东西。比如一期的新闻周刊我要写9段,每段都是200字左右。你看到一个方向,就要用一个方法去勒他。老师发现问题就要针对性地去解决。

    好的方法才能真正确立好的方向。比如,你想要让学生热爱诗词,要用什么方法呢?所有伟大的创造都是抓住了一两个小地方的创新并完成。苹果手机并没有发明手机,但是它抓住了其中的一两点,完成重大突破——乔布斯把键盘屏幕化,这奠定了苹果的基石。教育也是相通的。让一个学生爱上诗词,是从他爱上了某一首诗或某一词开始的。老师难在,你要用哪首诗词、用什么办法解读来让学生爱上?这就是跟方法紧密相连。

          

    老师无法决定把学生这口井打多深,但老师的职责是帮学生们推开一扇又一扇门。在房间里驻足多久、这口井打多深,是学生的兴趣问题。老师应该成为一个冷静的观察者和方法的提供者。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句话也在说给老师说。教育是一个每天都在做,但是永远趣味无穷的地方。老师的乐趣不能指望短期收成,往往是十年、二十年才能看到,十年是一个起步。教育给人以耐力,老师要有耐力,并要把这种耐力传授给学生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传媒大学人事处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东街一号 邮编:100024